糖糖站在酒店大堂一根圆形大柱子后面,微微探出头看向那边沙发上坐着的寒森翊。

他侧对着她坐,背靠沙发,交叠长腿,银灰色衬衫黑色长裤,白皙侧脸清俊淡漠,微垂着眼眸看着膝盖上几张纸。

他抿着唇角,看不出情绪,之所以让糖糖觉得他和人交谈愉快,是因为那位漂亮的学姐微笑着和他说话,他虽然没看对方,却也很配合地点头摇头间或开口回应。

她记得他对旁人向来不怎么理会的,尤其是异性,为什么对这位学姐却不同呀?

是因为学姐比普通人要漂亮很多吗?

比……她还漂亮吗?

糖糖心里酸酸的,很是委屈。

不让她过来,自己却和学姐在一起聊得这么快乐,讨厌!

突然,寒森翊像是察觉到什么,蓦地转头朝这边看过来,目光很是凌厉。

糖糖吓了一跳,慌忙缩回身子。

寒森翊若有所思地看向某根柱子方向,皱了皱眉。

坐在另一张沙发里的陆昙月正和他说着话,见他突然回头,也跟着看过去,却什么都没看到,问道:“森翊,怎么啦?”

唯美河流自然风景中的清纯长发美女美如画

寒森翊收回目光,没应她,低头拿出手机,打开微信给糖糖发信息:下午上美术课吗?画了什么?拍给我看看。

陆昙月被他忽视了,面子上有些过不去,端起旁边的茶水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但一双眼睛还是忍不住往少年俊逸的脸上瞄去,在心里赞叹:真是俊得不像话~虽然年龄比她小了2岁,却沉稳得像是能掌握住一切。冷是冷了点,如果能倒追成功和他谈一次恋爱……她觉得自己此生都要无憾了。

见他只顾着低头收发信息不再理她,不禁有些吃味,酸溜溜地道:“森翊,先别发信息了,我们把该讨论的讨论完吧。”

寒森翊眼皮都没抬,修长手指在屏幕上打完了字,点击发送,然后就这么坐着看屏幕。

陆昙月:“森翊,你怎么不理我?”

寒森翊这才将手机放到一旁,视线转到试卷上,淡淡地道:“抱歉,很少人这么叫我,一时适应不了。”

陆昙月忙问:“别人都怎么称呼你?我也改。”

寒森翊:“寒同学。”

陆昙月:“……”

另一边,糖糖收到寒森翊的微信,先是有些懵——他不是正和别人聊天吗?怎么就突然给她发信息了?

随后就心虚起来——他,他不会看到她了吧?所以发微信过来试探?

糖糖赶紧打开百度在网上随意找了张水彩画发给他:今天画静物,我画的是我房间里的花,上星期刚买的。

寒森翊:什么时候加上的水印?

什么什么水印?

糖糖将图片放大,看了半天,然后在右下角的位置看到了一行白色近乎透明的字:大三美术课作品。

糖糖:“……”

糖糖:o(╥﹏╥)o对不起哥哥……

寒森翊:过来。

糖糖:嫑!你和漂亮小姐姐约会,我才不理你[○?`Д′?○]!

寒森翊:我正在约漂亮小姐姐,她不愿意过来。

糖糖:……

寒森翊:这位是学姐,我们在聊题目,一会儿老师也会过来。

看到他的解释,糖糖心里酸涩的感觉立即就被驱散了,心情变得舒爽起来:那我也不过去,你老师也是宜兰的,万一被他记住了我,发现我在上课期间跑来找哥哥,告诉我班主任怎么办?

寒森翊:你也知道后果?

糖糖:o(>_<)o

寒森翊:乖乖站那里反省等我。

糖糖:哦。

5分钟后,糖糖果然看到寒森翊的老师从电梯那边匆匆过来,手里拿着几份资料,方向正是沙发区那边,然后和那边的两人会合,3人坐在一起开始交谈。

原来森森哥哥说的是真的,他们只是在探讨题目啊~

也是,哥哥几乎面无表情的,她刚才是怎么看出他和别人“愉快交谈”来的呢?

想到寒森翊对着她才会露出温柔宠溺的笑容,她心里像是塞满了蜂蜜般的甜~

糖糖在柱子后面站了15分钟,有点无聊了,那边3个人看起来还要聊好久的样子,她干脆和叶晓梅聊起了微信

几分钟后收到了寒森翊的微信:你到洗手间那边等我。

糖糖:现在吗?

寒森翊没有回复,糖糖探头出去看,看到他起身正和老师说着什么。

她立马就明白了,小跑着往洗手间方向跑。

没等多久,寒森翊就过来了,俊脸上微凝,十分不悦地看着她。

糖糖自知理亏,讨好地冲他笑:“哥哥别生气,我知道错了~”

寒森翊站在她面前,绷着脸睨她:“来之前怎么不知道错?”

糖糖嘟了嘟嘴,手拉着他的衣摆轻轻晃动,小声撒娇:“我想哥哥啦~”

寒森翊俊脸险些绷不住,垂在身侧的手攥了攥,眼角微抽,努力克制住威严,开口的语气却温柔得仿佛清风拂柳:“想我给我发微信不就行了?至于特地‘翘课’过来?”

糖糖可怜兮兮地伸手想抱他,他却眼疾手快后退一步让她扑了个空。

糖糖双手还在空中,顿时委屈得要命:“哥哥都不体谅人……”

寒森翊:“……”

少年幽深的眸底满是挣扎,看着面前小姑娘泫然欲泣的样子,心里是一抽一抽地疼,片刻后终于放弃投降了。

轻叹口气,从兜中掏出房卡递给她,柔声道:“,上去等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