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刚才还要想要逃走的人,此时感觉到双腿像灌了铅水一样沉重,如同木桩一样扎在地里面。

他们当中的两位仙台高手,彭光被斩断了四肢晕死过去,另外一个仙台杨兴武长老,一个照面就被王欢斩掉头颅,剩下的这些真神修士哪里还敢轻举妄动。

那些四海商行的人一脸死灰,刚刚投靠了杨兴武,还没等他们来及庆贺,他们的靠山就已经被人干掉。

世事无常,变的太快。

这些人都是在刀口上舔血过日子的,虽然心里恐惧,但是凶性从没有消失,只见一个人大声道:

“都别愣着了,横竖都死,杀出去才有希望。”

十几个真神修士顿时闻声而动,向着周围的人群奔杀而去,他们已经别无选择,势同水火,不是死就是我亡。

不用王欢交代,那些新招募的护卫们也奋起反击,刚才他们还以为自己是待宰的羔羊,但是现在有了一线生机,所以格外的拼命。

一时间,整个院子里杀声震天。

不过也幸好,当初杨兴武为了掩人耳目,把这片区域古神联盟的人支开,短时间竟然没人发现这边的动静。

王欢也没有闲着,此战必须速战速决,两分钟不到,与杨兴武一同前来的人全部倒在血泊之中。

“饶命……王神话饶命,大小姐饶命……”

秀美李宝儿温暖笑容十足迷人

四海商行剩下的几位长老脸色煞白,噗通地跪在地上,苦苦哀求。

安薇薇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同情和怜悯,她手里托着的长剑还在滴血,看着他们冷冷道:“们背叛我父亲的时候,背叛我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这天。”

“大小姐,我们也是被逼无奈。”

“请大小姐看在我们为商行做牛做马这么多年的份上,饶了我们住一次吧,我们今后对商行一定忠心耿耿。”

“还想有下次?”

安薇薇眼里露出一丝决断,经过这些天的变故,她的心肠变的无比硬朗,岂是几句话就能让他手下留情的。

王欢道:“安小姐,快点下决定。”

安薇薇闻言,眼里凶色一闪,一剑挥出,锋利的宝剑直接割断他们的喉咙。

“我们走。”

林方看了院子里一眼,发现没有留下活口,开口道。

来不及将院子里的尸体清理,他们一行人便已经离开。

“王前辈,这次多亏了,要不然我父亲创建的四海商行早就被名存实亡了。”安薇薇走到王欢面前,先是对王欢心了一礼,然后非常感激的说道。

“安小姐客气了,说起来我们也是同一条船上的人。”王欢笑了笑,并没有说的太多。

安薇薇咬了咬红唇,似乎在犹豫什么,过了好大一会儿才下定决心,冲到王欢的面前,跪在王欢的面前。

众人停下脚步,惊讶的看着安薇薇。

王欢皱眉道:“安小姐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安薇薇道:“王前辈,晚辈有个不情之请……”

王欢很直接的挥手打断她的话:“安小姐,既然是不情之请,那就不要说了,万一我不能答应,岂不是伤了我们之间的感情。”

其实不用安薇薇出口,王欢就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四海商行这次可谓是精锐全灭,他的父亲被杀,剩下的几位长老叛乱也被杀害,整个四海商行除了巨大的摊子和财产之外,已经没有强者坐镇。

名山大川又是典型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,一旦发现四海商行高层尽数被灭。其他势力必定会虎视眈眈,只怕永不了多久,四海商行就会被这些势力瓜分。

安薇薇的正是想通了这一点,所以才给王欢下跪,想要请王欢坐镇四海商行。

只是她还没有出口,王欢就已经猜到了。

安薇薇心里一阵失望,想到今后无依无靠,而且父亲一手创建的商行也要落到被人瓜分局面,悲从心里升起来,眼眶里的泪水忍不住打转。

旁边的霓嫣碰了碰王欢的胳膊,嗔怪的看了他一眼。

王欢却不为所动。

虽然安薇薇很可怜,但他也爱莫能助。

霓嫣见王欢这么绝情,心里暗叹了口气,弯腰将她扶起来,说:“安小姐,先起来。”

安薇薇抽泣着说,“王前辈,我是真的没有办法,才求的……”

王欢道:“安小姐,我连我自己下一站去什么地方都不知道,怎么可能答应。这样吧,随我们一同前去逆仙盟,寻求逆仙盟的庇护。”

安薇薇闻言,眉头一扬:“谢谢王前辈。”

王欢看了看周围的人,大

多数都是四海商行新招募的护卫,说道;“诸位,这里已经暂时安全了,接下来古神联盟的人必将追上来。所以,是走是留,诸位请便。”

这些人面面相觑。

他们跟四海商行并没有什么交情,犯不着为四海商行拼命,刚才之所以一起对敌,那是他们有共同的敌人。

古神联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他们继续留下来,前途堪忧。

“多谢王前辈搭救,告辞!”

“告辞!”

“王前辈们也小心,后会有期。”

很快,这些人便告辞,然后向着不同的方向离去。

看着他们离开,林方嘴角一抽:“老王,干嘛让他们走啊,我们这里还没有摆脱古神联盟,留下来撑撑门面也好。”

王欢笑了笑道:“这些人都不齐心,留下来也没什么用。我们还是快些赶路,用不了多长时间,他们就会发现杨兴武被杀。”

霓嫣对着王欢眨了眨眼睛,说:“王欢,有一件事,一直没机会告诉……”

众人带着八卦的目光看了过来,霓嫣直接从须弥袋里拿出一封信,扔到王欢的手里,说道:“这是一个女人让我转交给的。”

王欢笑道:“霓嫣仙子,这是开什么玩笑,女人给我的?我认识的女人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,谁会让把信件转给我。”

霓嫣没好气地道:“谁知道,说不定是辜负那个女子,那女子找负责呢。”

林方唉的叹了口气;“唉,老王,这处处留情的事要不得,要不我传太上忘情决,斩断这些红尘是非,专心修炼。”

王欢看了看信件,一阵白眼,正当他准备打开信件的时候,脸色突变。

“不好,有人追上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