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人顶着倾盆大雨,一路狂奔回了大院,没想到才冲回来,方才还呈滔天之势的大雨,突然雨过天晴,还露出了彩虹。

“靠!老天爷你玩我呢!”林天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看着远处的彩虹和太阳颇为郁闷。

“哈哈哈!谁抢到就是谁的,我先洗澡咯!”

钱娜娜欢呼一声冲进了房间,打开浴室大门就走了进去。

院中好多房间都有浴室,但是林天原来住的那个房间,里面的浴室是最大最舒服的。

“你也快进去洗个热水澡吧,别感冒了。”

林天看了看钱静,对她说道。

三人冒雨冲回来,身上的衣服都被大雨淋湿了,钱静本就暴露的长裙,更是因为打湿的缘故,紧紧的贴在身上,将她曼妙火辣的身材彰显得淋漓尽致。

林天不免多看了两眼,但很快就移开了目光。

“你进来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钱静拉住林天的手,将她带进了房间里。

进了房间,林天也没问钱静什么事,只是坐在椅子上,运起真气,没几下便将身上的雨水蒸发干净,浑身干爽。

对于他这样的高手来说,淋雨根本就不叫事,洗澡的同时还能顺带把衣服给洗了呢。

深秋时节在街头偶遇呆萌美眉

“林天,你带我们母女离开这里好不好,我们一起去把我姐姐找到,她只是一时还想不开,等过段时间就好了。”钱静恳求道。

“你们跟着我能去哪啊,兰斯不会有你想的那么危险,现在九公主即位,一切也都会好起来的。你就带着娜娜,在这里重新生活不好么?”林天反问道。

“不是说好了么,我给你当保姆啊,不管做什么我都愿意的们,工资你就看着给嘛,只要够娜娜的学费和我们娘俩的生活费就行!”钱静认真的说道。

钱静有这想法,还真不是为钱,她知道林天绝不会亏待自己和娜娜的,就算留在这里,也会给她一份收入不错的好差事。

只是……现在的她,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以后,已经不再像从前一样那么势利眼了。

不知从何时开始,她好像渐渐的对林天有了特别的好感。

从前她有多讨厌林天,现在一旦那种讨厌被彻底推翻,喜欢就一股脑的,根本由不得她控制的涌了上来。

林天身上所散发的强烈安感,只要感受一次就再也不想离开了。

“你以后就别给我当保姆了,华夏帮在这里已经生根了,除了协助兰斯皇室防御血族和维持治安外,我会让他们在这里经营各种店铺。”

“其实你挺有商业头脑的,人也机灵,我知道,做个有钱的女商人一直都是你的梦想,傍大款只是你迫不得已实现它的捷径而已。”

“留下来,我会让你管理所有店铺的生意,打打杀杀的事情交给赵雷他们,你就安心当个总店长吧。”

“工资我就不给你开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,你们这边的所有收入我不过问,只要你能保证帮里都能过上富裕日子,并且还能帮助一些值得帮助的人,怎么分钱都听你的!”

“怎么样,心动了吧!”林天挑眉笑了笑,下意识的伸手去拍钱静的屁股,却半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收回手来,摸了摸鼻子,脸上没有半点尴尬的神色。

“为什么?”

钱静满脸委屈,撅起了小嘴。

她何等聪明,自然知道,林天虽然嘴上说的好听,也确实给了她很大的好处。

日后兰斯的商业必然被华夏帮把持,九公主要的只是皇权稳固,他们华夏帮生意做的越好交的税越多,自然会鼎力支持。

到时候,钱静她手上的权利和金钱自是不必多说,这绝对是别人抢破了头,也轮不到的好事啊!

可是钱静心里却感到无比失落,她本能的觉得,林天分明是要和她,和她们母女已经钱芸,保持适当的距离,对她们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亲昵了。

他们之间,似乎有了某种隔阂。

“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,我已经知道错了嘛……”

“或者你是在生我姐姐的气,我了解她,她会想明白到底谁才是真正爱她,并且值得她爱的了,你也别因为她迁怒于我嘛……”

见林天默不作声,钱静顿时急了。

“行了,别说了,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,我不会改变决定的,相信我,跟着我不会有什么好事的。”

“另外,钱芸的事情,我已经放下了。”

“你别在这杵着了,赶紧洗澡去,待会得感冒了!”

林天有些不耐烦的把钱静推到了浴室门口,钱静嘟着嘴巴,委屈的看了林天一眼,叹了一口气,进了浴室。

等钱静进了浴室,终于得到清静的林天,脸上露出无比落寞的神色。

这时候,他其实已经不怎么难受了,不会再去想和钱芸有关的事情,只是偶尔会有过往的回忆,见缝插针的让他心脏痛两下。

现在的他,特别想何倩倩和步梦婷,恨不得现在就飞回去,搂着两女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。

林天走到屋子的一角,那里放了好几箱啤酒,他打开一罐啤酒,猛灌了一口,一口气便将罐中的啤酒喝光。

随后,他接连不断的,不停开启啤酒往嘴里灌。

都说酒能消愁,可是林天心中的苦闷,却始终无法被酒精所覆盖,又急又气的他,两手不停,一边往嘴里灌着,一边还拿着啤酒往头上淋,仿佛这样才能让他好受一些。

“娜娜你快点,洗太久对皮肤不好的……”

浴室的大门打开,钱静一边叮嘱里面还在泡澡的钱娜娜,一边走了出来。

雾气氤氲间,角落里的林天,醉眼稀松的看过去,只见到一位头发半干的成熟美妇,浑身散发着香艳成熟,以及慵懒的气息。

在她的身上,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吊带睡裙,手里还拿着刚刚换下来的内衣。

“呀!怎么这么多啤酒罐……林天,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!”

钱静踩到滚到脚边的易拉罐,看到满地的空啤酒罐,来到了林天的身边。

(本章完)